是漫威狗,也是马尔福夫人.

COLORBLIND【贾尼/短一发完/HE】


某一年,贾维斯发现托尼用绿色和粉色丈量这个世界。
某一天,他将托尼带到绿色的自然,给了他一个粉色的吻。
看托尼第一次不好意思,贾维斯也希望自己是蓝色盲。
这样就可以看到粉色的泡泡了。

1.托尼难得的拥有了一个月的假期。
贾维斯刚被他重塑,他心里也存着一团火焰。
这次,算是生离死别过的了,托尼再也不想失去他。
五味杂陈。
贾维斯回来了,但似乎没有保留数年前的记忆,说什么梗他都不接。
是真的记不得了啊。
托尼试图闷在实验室里,再吃些甜甜的东西让心情好一些。这次假期他本也不打算去哪儿,不过既然贾维斯提了去海边的建议,他就极没有原则地同意了。
鬼使神差地。
贾也想念海边了吧。

2.到那里的第一个早上,托尼在奇异的光辉中醒来。
光刺痛了他的眼睛。
他用颤抖的睫毛挡住些许光线,慢慢睁眼。
好美。
工作了这么久,却很少留心身边究竟有什么平凡的美。
日出,粉色的太阳,淡绿的天边。
“贾...太阳的颜色淡淡的...一定和你一样美吧....”
“Sir,我想我是男性。”
“但你一定很美。就像这粉色的太阳,很招人喜爱。”
“Sir,太阳是红色的。”
“可是...我一直看到的都是粉色的呀。”
“那天空呢?”贾维斯的声音染上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焦虑,体内的搜索引擎嗖嗖地转着。
“淡绿...”

“贾维斯?小贾?”
听到他很久都没有回答,托尼有些急。
“Sir...色盲的世界其实很美好。”
“色盲?”
“您...是蓝色盲。”
“开玩笑!一个科学家怎么会是色盲。”
“这很科学,Sir。”

3.
托尼花了一天来接受现实。
他的贾维斯不会骗他。
他在海滩边从早坐到晚,观察眼中的世界。
而贾维斯也静静地,不说话。
自从有实体之后,贾维斯便来去自由,难得陪托尼傻乎乎坐着。

“贾?”
“我在,Sir。”
“你说,我的世界是什么样的。”他四仰八叉地躺在金黄的细沙上。
“是少女的。”
“就因为粉色?上帝。”
贾维斯认真地思考了一下:“一部分吧。”
“另一部分呢?”
“我有权限说吗?”他用蓝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托尼,想让人溺死在里面。是沼泽。
托尼喃喃:“你一直都有最高权限...”
“Sir像少女一样单纯可爱。”
“说我可爱我接受,可是我哪里单纯了?”
“在我的世界里。”
“好吧。”他摸摸鼻子。
“Sir不难过吗?”
“也不觉得,只是奇怪。之前一直没有发现这个缺陷。”
“那么是一种什么感觉呢?”
“心里空落落的。”
“对不起,我似乎不太明白这是什么一种感受。我没有心脏。”
“我记得你是强人工智能啊。”
“没错,但我自从被重塑了之后一直没有特别大的情绪波动。”
“你没有难过或高兴?”
“只是听说了我曾经的某些故事之后有些奇怪的感觉,我无法定义那个是什么。”贾维斯歪着头。
“啊,那也说的通,毕竟你是爱我的。”
“Sir说什么就是什么。”
“那你爱我吗?”
“我定义Sir现在的行为是露骨的挑逗。”
“没趣。”托尼撇撇嘴。
“那我们现在可以回去了吗?”
“你还没有回答我。”
“我不太明白什么是爱,按常理说,我只相当于人类的两岁。”
“可你的知识可不是这样。”
“知识,可以告诉我什么是爱吗?”贾维斯皱皱眉头,疑惑充满了眼眸。
“不可以。”
贾维斯不说话。
“但我可以。”
贾维斯不太明白。

4.
贾维斯一夜未眠,坐在壁炉边看着托尼的睡颜。
他的睫毛又长又密。
什么是爱呢。
正在思索着,托尼突然翻了个身,嘴里叽里咕噜地叫着贾维斯的名字。
“贾...我不找其他人了...回来吧...我已经...把什么都给你了啊...”他说得很小声,带着哭腔。
把什么都给了我?!
贾维斯瞳孔骤然紧缩,蓝色深得像不见底的海洋。
许多不知道哪里来的碎片瞬间占据了脑内存,都是些片段。
似乎是以前的记忆。
他小心地搜索着脑子。
这是关键词吗?
贾维斯的泪不受自身控制地流了下来,身体里某个部位剧烈疼痛,像被电钻贯穿。
“这是什么?”
他的身体已经做出了反应,可是脑子仍未理解。
太慢了。
太阳再一次升起,光线如利剑刺痛贾维斯的眼。
“我爱你?”

5.
记忆显示,他曾说过这句话。
潮水冲击着海岸,记忆冲击着他并不存在的心灵。
“爱?”他踱到窗边,风正狠狠地从头顶掠过。
潮湿而清冷的空气,吸入每一口都是腹中炽热的撞击。
他完全读取了他的曾经。那里闯入过一个人类。
他的Sir啊。

6.
托尼一醒来,就看见贾维斯用深邃的眼凝视着自己。
多半有点不自在。
他又摸摸鼻子。
“Sir,我又让你不自在了?”
“你?…”
“曾经的我告诉我,Sir在尴尬或者不自在的时候就会摸鼻子。”
“?”托尼睁大了眼睛,瞳仁就像新鲜的巧克力,让贾维斯想咬一口。
“他还告诉我,Sir轻轻尖叫的声音很悦耳。”
“别...别再说了...”
“他还说了,他爱你。”
贾维斯俯下身,在托尼将要闭上眼睛的时候覆上他柔软的唇。
蜻蜓点水。
“Sir还是Sir,可是我还是我吗?”
托尼从床上爬起来,捧住他棱角分明的脸,毫不犹豫地再次深吻。
“一直都是。”

7.
他的贾维斯回来了。
明白了什么是爱、会心痛的贾维斯。
托尼觉得,是色盲也没什么大不了。
什么都没有他一手创造并失而复得的爱情重要。

8.
海滩的旁边有座山,山上的树木郁郁葱葱。
贾维斯带他去那儿的理由是,那里是绿的。
托尼满头黑线地跟着他去。
半山腰,贾维斯牵着他的手突然松开,指尖没有了冰凉的触感。
“怎么?”
他转过身来,温柔地抚摸着托尼的脸颊。
“色盲是什么呢...”
“大概就是一个人被覆裹了金银的耀眼,双眼无法定格色彩。”
“就像您一样,Sir。”
“如果可以看清色彩,那么双眼所描摹出的烙印在脑海中的画面,就是内心深处的期许。”
“你的世界在粉色和绿色中五彩斑斓地绽放,所以生出你的美好。”
贾维斯轻轻抬起他的下巴,又轻轻吻下去。
灵巧的、带有电流独特的微麻的小舌在他的被动之间流转,满意地看他瘫软得站不住。
他扶住托尼的腰身,蹭蹭他发红的耳尖:“好久没有了。”
贾维斯得寸进尺地用双手环抱着托尼,整个人挂在他身上,头埋进他的颈窝。
喜滋滋。
“搞...搞什么!”
托尼恼羞成怒地甩开贾维斯的手,气呼呼地背对着他。
“呀,都是贾维斯的错...Sir害羞了。”
“你再说!”
“真凶呢。”
“嗯哼。”
“凶又怎么样呢?”
贾维斯趁他不注意,又亲了一下,像偷腥的狡诈的猫。
“还不是贾维斯的人。”
这次,他算是全身都泛起了可疑的红云。
“真是可惜啊。我不是蓝色盲。我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想当色盲了。”
“有病。”
“那样就可以看到粉红泡泡了。”

9.
第二天,托尼脑子里一片混乱。
他还是没有反攻成功。
一世风流止于此。
“想什么呢?”一团毛茸茸的金色迅速逼近。
“啊...”
“想再来一次?”

——终——

评论
热度(27)

© 唐十二 | Powered by LOFTER